伊斯坦堡——魂牽夢縈的城上之城

Süleymaniye Camii silhouette

思緒翻騰,提筆維艱。執筆欲寫,擲筆悵然。面對一個令我魂牽夢縈的城市,該從哪裡說起才好?也曾詰問自己:為何不是巴黎?不是紐約?偏偏是伊斯坦 堡,讓我無止盡的沈迷。裡面的一景一物像是閃著金光,熱燙燙的將我融化。去的時候不想離開,走的時候又把三魂裡的七魄給留下。每當回憶蜂擁捲至,只得棄械 投降,任由那無可匹敵的美,攻陷我的每一絲理智。

托普卡博皇宮第四庭園一景

胸口莫名的酸楚與心痛教我吃驚,伊斯坦堡竟讓我愛得那麼深——突然懂得何以「香料共和國」裡的老爺爺不想離開?又何以被迫離開的主角不敢輕言回去。電影裡使人動容的那一幕,父親噙著淚水,字句艱難地道出:「伊斯坦堡是城上之城,它是普天之下最美的城市!」。正因為依戀太深,與之分離得要付出心碎的代價,而誰希望心碎,誰又能承受再心碎一次。

藍色清真寺大廳

再沒有如同伊斯坦堡這般散發出激情的城市!它是光與闇的混合體,伊斯坦堡從來不純粹,它理直氣壯的複雜。所有的衝突對立在這裡取得微妙的平衡,卻不是消彌,而是調和。伊斯坦堡結合理性與感性,就像是人類自身的翻版。我們從來就是既矛盾又統一,既光明又黑暗。

雙雄鼎立

首次在土耳其看到滿地垃圾是在伊斯坦堡,交通混亂則是其他地方的加強版。出國第一次被扒發生在伊斯坦堡,同團友人坐計程車被騙也在這裡。小販幾乎都要收錢才給拍照,警察局裡官老爺的架勢也讓人不敢領教。足球比賽散場像暴動,夜行街頭得小心陌生人不懷好意的搭訕。幾百萬人聚居而生的城市之惡,伊斯坦堡一樣也不少。

茶水小販

優越的地理位置造就了伊斯坦堡,卻也成為它的詛咒。位居黑海航運扼要,市區分跨歐亞兩洲。古代絲路西行的終點,歐洲嚮往東方的起點。大批商品貨物在伊斯坦堡交流,替鄂圖曼帝國賺進無以倫比的財富。貿易路線以及方式的改變,間接導致帝國覆亡。正因為此地的重要性,自西元前七世紀希臘人以拜占庭(Byzantium)之名建城以來,始終是大國強權的俎上肉而征戰不斷。拜占庭帝國與土耳其軍隊的圍城對峙、十字軍借道的肆無忌憚,乃至於當權者內鬥,在在替伊斯坦堡寫下血腥的一頁。

皇帝之門

東羅馬帝國千餘年的統治,將舊名君士坦丁堡(Constantinople)的皇庭所在,興建得富麗堂皇。今日舊城區蘇丹艾哈邁特(Sultanahmet)一帶,幾乎全為皇宮範疇。如今這塊土地上,除了聖蘇菲亞大教堂依然矗立,和競技場零星的殘痕,哪裡還有當年令人眩目的華麗宮殿?容納數萬人的競技場,已被拆解重組為藍色清真寺。年代再往前追溯,拜占庭帝國亦從安那托利亞各地的建築遺跡取來材料,作為君士坦丁堡的一部份。以弗所偉大的阿提米斯神廟,成了聖蘇菲亞教堂裡的支柱。曾經光鮮亮麗的要角們,內涵連同外表一起轉化,繼續在歷史舞台上粉墨登場。

聖蘇菲亞大教堂

拜占庭帝國皈依基督教,異教信仰遭到罷黜,原本神聖的供奉所爬滿十字刻痕。等到鄂圖曼帝國接收基督教政權領地,又把教堂改為清真寺。倖存的教堂多半是因為建築結構無法配合朝拜的方向,而非出於統治者的敬意。每個征服者都以為自己會千秋萬世,殊不知我們只是過客。

後宮一景

究竟是參透世事無常、是心存寬容、還是基於對藝術品的熱愛?無論原因是什麼,感謝鄂圖曼蘇丹們的胸襟,改建過程僅在美麗的鑲嵌畫上敷以灰泥,使得這些偉大的宗教藝術能重見天日。阿拉與耶穌共聚一堂的奇妙景象,走遍世界也只有在聖蘇菲亞大教堂欣賞得到。思及基督教與回教過去相互征伐的歷史,站在教堂中央四顧,怎不使人由衷慨嘆!

天主與阿拉

該如何說明伊斯坦堡的兼容並蓄?當文字或是語言述說不清,音樂往往表達得更多。紀錄片「戀戀伊斯坦堡」經由一位音樂工作者的眼光,呈現當地音樂豐富而多元的發展面向。透過片中洋洋灑灑的音樂大觀,我們聽到屬於伊斯坦堡的聲音。表面上音樂披著搖滾與Hip-hap的外衣,傳統音樂的影響卻如DNA般深藏在骨子裡。既不能定義他是西方,也無法斷言他是東方,這裡的音樂巧妙地吸收不同文化間的元素,走出自我的風格。

午夜新城區的塔克辛廣場(Taksim Square),各式各樣的酒館Pub林立。某間狹小而不起眼的民歌屋裡,我們這群外地人顯得格格不入。全場聽眾隨著台上歌手盡情搖擺歡唱,唱到興起處還站起來拉著我這個陌生人一起跳舞。伊斯坦堡居民尋常的作樂方式,如此熱情奔放。儘管歌詞聽不懂,歡樂的氣氛仍感染了我。

廣場旁整排的沙威瑪(Dönelkebabl)小販向你招手,那香氣教人不被誘惑也難。道地的土耳其沙威瑪,並不用台灣常見的長條麵包來夾。外皮有好幾種選擇,代表了不同的尺寸與價錢。口味通常有牛、羊、雞三種,因為都以羊油澆淋,不管點哪一道都帶點羊味兒。現切下來的烤肉疊上生菜、蕃茄、酸黃瓜,沒有添加台灣必放的美奶滋。大口咬下去滿嘴生香,那滋味連佛都要跳牆來嚐!!

Dönelkebabl

登上加拉達塔(Galata Kulesi)俯瞰伊斯坦堡全景,金角灣、博斯普魯斯海峽風光盡收眼底。伊斯坦堡地形起伏,山坡上房舍錯落有致,色彩繽紛。夜晚自岸邊看上去,萬戶人家一扇扇亮著的光影,好似童話故事裡的場景。伊斯坦堡的建築群,新舊紛呈,風格不一,卻意外地調和出獨特的美感。

Istanbul

在博斯普魯斯海峽的遊艇上,我看見此生難忘的夕陽——日落美得讓人想掉淚。看著暗紅色的太陽襯著清真寺的剪影,沒入地平線以下,那短短幾分鐘稍縱即逝的瞬間,心底忽然升起看盡人世浮華的滄桑。多少英雄人物曾經站在同樣的地方,目睹這不可思議的美。如今英雄不在,美景依舊。這城市偉大的過去,彷彿透過落日對我告別——還有什麼比這一幕更適合作為旅程的終點?

Sunset in Istanbul

伊斯坦堡是訴說不盡的,我也不想說盡……未說盡的理由是為了讓每一個人親自來到這裡,尋找並發現屬於自己的「伊斯坦堡」經驗。

海峽遊船

◎本文同時刊載於星子個人部落格


引用通告地址: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
標籤: 旅遊心情 土耳其 行程 熱門景點
評論: 0 | 引用: 0 | 閱讀: 4637
加入書籤: Baidu Google Bookmarks Yahoo! My Web furl 其他更多書籤
發表評論
暱 稱: 密 碼:
網 址: E - mail:
驗證碼: 驗證碼圖片 選 項:
頭 像:
內 容:
  • 粗體
  • 斜體
  • 底線
  • 插入圖片
  • 超連結
  • 電子郵件
  • 插入引用
  • 表情符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