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落棉堡

蔚藍台階

東側展望台

初次從書裡的影像見識棉堡神奇的地貌,難以置信地球上竟有此等景觀!梯田般的台階地覆蓋著光潔如雪的岩石,池中溢滿一窪窪淡藍色的泉水,超現實的程度直逼科幻場景。

棉堡的存在,讓土耳其成為我最想拜訪的國家之一。每年幾千萬拜訪土耳其的旅客中,和我有相同動機的不在少數。然而超紅的人氣卻給棉堡帶來災難,川流不息的遊客與山下大量興建的溫泉旅館,使得泉水量銳減。枯竭的水源使原本棉白色的地表轉黑,土耳其當局意識到事態嚴重,宣布暫時關閉棉堡的觀光,讓此地得以休養生息。重新開放之後,除了限制遊客在棉堡的遊覽範圍與活動(需赤腳、不準游泳),也約束溫泉旅館的開發。

灰暗的未來
◎水池處據說要興建遊樂場
人工水池
◎人工台階水池

然而破壞一旦造成,不是那麼輕易得以補救。今日棉堡必須仰賴馬達將泉水打至山頂,坡地上也出現奇怪的人工梯田。商業考量與維護自然景觀的拔河仍在進行,棉堡下方巨大的水池據說將被開闢成遊樂場。這份大自然開創出來的奇景究竟還能保持多久?不禁讓人替棉堡的未來感到憂心忡忡。


◎棉堡的相關地理位置,由Google Earth製作輸出

從卡拉卡蘇(Karacasu)趕往棉堡(Pamukkale)需時一小時又45分鐘,縱使抄小道捷徑,抵達山下停車場時,也已經下午四點。冬季時令再加上山勢阻擋,我們註定與日照下明亮燦爛的棉堡絕緣。隨團的幾位攝影師朋友展現驚人的意志,抓起攝影器材便往山上衝,不放棄任何可能,敬業精神令人感佩。


◎棉堡區域的相關地理位置,由Google Earth製作輸出

自停車場走上坡路到棉堡步道入口尚須20分鐘,途中會經過一大片古墓區。1988年棉堡與希拉波里斯(Hierapolis)古城聯合入選世界自然與文化綜合遺產,這片古墓就是希拉波里斯古城的一部份,已有兩千年的歷史。石棺沐浴在金黃的陽光下,散發出特屬於時間的陳舊感。古人已遠,在此追憶的來者誰還記得墓裡埋骨何人?

古墓

近年來大型遊覽車只准停在山下,神通廣大的Ismail先生與Burak先生找來小型巴士兩輛,沿途撿起團員奔向入口。幾位衝鋒軍早已跑得上氣不接下氣,幸賴能幹的導遊,替我們爭取到些許寶貴的時間。

赤腳走步道

入口處人聲鼎沸,男女老幼群聚,個個難掩興奮,忙不迭地脫下鞋子,好趕快體驗那白色的岩石觸感。拎著兩隻舊鞋,捲起褲管,小心翼翼地踏出第一步。水溫沒有想像中高,許是湧出地表已久。

石灰華表面

地面並不光滑,泉水在岩石表面雕刻出各式各樣的紋路,踩在上面刺刺癢癢的。一腳陷進小水窪裡馬上被礦物質沈積物包圍,柔軟細碎的石粒似乎是去角質的好幫手。

pamukkale

正納悶照片中常見的台階地形怎麼不見蹤影,一回首才發現它就在入口不遠處。昔日充沛的泉水已經乾枯,原本的水面覆著塵埃,令人心痛。狐疑著是否這就是棉堡的全部,前方看不清步道終點的模樣,非得越過這段崎嶇長路,謎底才會揭曉。

步道

走著走著冰涼的感覺從腳底襲向全身,凍到頂不住,趕緊跳進湍急的泉水熱流之中。水道裡凹凸不平,深淺不一,走起來十分費力,眼看就要抵達終點,水道卻無路可走。重新踏上堅硬的石灰岩表面,這一段路石頭格外尖利,痛得我哇哇大叫。酷刑持續不久,隨即步上康莊坦途,遼闊的石灰岩谷地已在眼前。

硬梆梆的石灰華棉花

Pamukkale此一土耳其語的字面意義就是「棉花的城堡」,自破碎帶湧出的碳酸氫鈣泉,夾帶大量石灰石滲出物,流經地表後冷卻沈澱,凝固成石灰華,順著地形不斷堆積的結果,形成有如棉花般潔白的團狀塊體,又像不會溶化的結凍瀑布。

凍結的瀑布

遠遠望去灰白一片的山谷,在夕陽餘暉的映照下起了變化。光線從金黃轉為暗紅,斜斜射向棉堡,勾勒出每一絲紋路的細節,景物瞬間從平面變為立體。岩石重新獲得生命,層次分明,全面開展在我的面前。突如其來的美將我撞擊得手足無措,激動的情緒驅使我朝向山谷大喊出聲,非得如此方能宣洩內心的震撼。

餘暉中的棉堡

日落棉堡,美得不可思議,宛如神蹟。日本俳句詩聖松尾芭蕉曾欲題詩彰顯松島之美,最終只能寫下:「松島啊!松島呀松島(松島やああ松島や松島や)」。棉堡讓我體會到「失語」的美感經驗,那超乎文字影像之上,迷離又真實的美好幻境。

絕美

更多棉堡影像……

◎本文同時刊載於星子個人部落格


引用通告地址: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
標籤: 旅遊心情 熱門景點 土耳其 行程
評論: 0 | 引用: 0 | 閱讀: 3026
加入書籤: Baidu Google Bookmarks Yahoo! My Web furl 其他更多書籤
發表評論
暱 稱: 密 碼:
網 址: E - mail:
驗證碼: 驗證碼圖片 選 項:
頭 像:
內 容:
  • 粗體
  • 斜體
  • 底線
  • 插入圖片
  • 超連結
  • 電子郵件
  • 插入引用
  • 表情符號